最近南京零距離一直在關註南京長江三橋的濕地公園內的五棟違建別墅的事。去年10月,當地城管部門就承諾要拆除違建別墅,可前前後後拖了一年多,現在貌似不會拆違了,反而當地的政府機關還要收購這五棟別墅轉做辦公使用,這是什麼意思呢?請讓老鬼來和大家聊一聊。
  這是我們第三次關註這一片的違建。我估計,這個片子除了普通的觀眾看,還有幾類人應該看得特別仔細。哪幾類呢?第一、就是家裡已經有違建被拆除的,但是心裡不服,暗暗發狠的那些違建戶。第二、就是家裡邊有違建,即將要被拆除的,特別是違建的質量還是比較好,規模比較大的違建戶。第三、就是家裡有背景有關係的建起違建的。
  因為這五棟別墅,它是一個樣板。它的命運和結果如何,具有示範作用。我就覺得很奇怪,明明是違建,不但沒拆除,這管理人員的語氣和神態也和平時不一樣。我記得拆違建的畫面,通常是執法隊員理直氣壯地對違建戶們說:“你這個一定要拆啊,你這個再不拆,到什麼什麼時候,到今天晚上我們就要幫你強拆啦,而且絕對是零補償”。
  可是昨天那個片子裡面管理員的語氣和神態就不一樣:“你說人家投入那麼多,投入多少錢,還得算一下。”這個時候,我們再來看五幢違建別墅,保不准它就不是孤零零的建築啦,它好像是一個能量場,我們分明看到了這五幢房子背後的關係、權力、背景、後臺了。觀眾朋友可能會要問:這別墅到底是誰建的呢?誰有這麼大的能量?誰有這麼大的本事?他怎麼能保證這麼多年不但沒拆除,而且還越建越好了呢?
  我們知道按照市裡統一部署的要求,對待違建的手段只有一個字——“拆”;對違建的結果呢,也就兩個字——“被拆”。怎麼可能要考慮它的投入又怕造成浪費呢?這個理由很荒唐啊,所有的違建都有投入,拆了它們都有浪費啊,難道所有的違建就不拆了嗎?你像所有的毒品,查到以後就得銷毀,你總不能說這次查獲的案值比較大,值幾千萬呢,銷毀了太可惜啦,給別人去吸吧。
  其實今年大幹一百天二百天以來,這個行動的目的和效果都還是不錯的,得到了廣大市民的理解和配合,而且拆違也比較順利。就拿我們最近報道的來說,南京江汊路上有一個一千多平米的大違建,不就在今年的十月份被順利地拆除了嗎?困難在哪兒呢?困難就在於,我們有些違建是政府部門和權力部門亂作為的後遺症,是在他們的參與或者默許下建立起來的,或者還有他們的利益在其中,在恰恰需要向自身利益動刀子的時候,他們對人不對己的兩面性就暴露出來了。
  憑什麼拆老百姓的違建的時候,你就理直氣壯、不由分說、不容置辯;拆那些有權力有背景、有關係的人的違建的時候,你就怕浪費,要收購、要補償呢?這麼做如何讓老百姓心服、口服, 又如何讓一百天、兩百天乃至以後的城市管理工作順利進行呢?其實啊,這種執法不公的現象, 正是依法治國道路上最大的“違建”,才是最需要立即拆除的。
  一周“卞聊”
  “鏟”不掉的是什麼?
  【概要】 廣東省原政協主席朱明國落馬後,他在家鄉的多處題詞也陷入尷尬,要麼被徹底抹掉,要麼把落款署名鏟除……類似這樣的情況近年來層出不窮,一方面是官員們附庸風雅,下麵人爭相求“字”;另一方面是官員落馬後,“第一時間”就全部被幹掉。
  【老鬼說】我在想,這些落馬的官員要是回到現在的這個場合,看看他們當年留下的名字被忙不迭地清除的景象,心裡會怎麼想呢?他們肯定會這樣想:你們這幫無恥小人,當年求我寫字的時候,是一個什麼樣的嘴臉,現在我下臺落馬了,你們又趕緊忙不迭地消除我的痕跡,真是世態炎涼,趨炎附勢啊!
  江西的原副省長胡長清,他就公開賣字兒,一幅字三千到五千,最高的一筆曾經收過九萬。而且,他 題字的時候還自稱,我不是一個高級幹部,我是一個書法家。他臨死的時候還說,你們別殺我,把我留著,我會給你們寫字,每天都寫一幅,真把自己當成書法家了。
  可悲的是,這些官員一旦因為違法亂紀一落馬,當初求他們寫字的人,再也不說他們的字有柳公權的骨力、顏真卿的神韻了,而是忙不迭地和他們撇清關係,把所謂的字兒都鏟除掉。你想啊,確實是這樣,如果還保留著什麼胡長清、成克傑的字兒,你難道和他們是一伙兒的嗎?你以後想不想在官場上混啦?他們看重的是題字官員的名和權啊,哪是真的喜歡你的書法和筆跡呢?
  正是:在位爭相求字,下臺搶著除跡。是誰拍馬投機,是誰趨炎附勢?揮鏟弄斧背後,難掩世相滑稽。牆上字跡好除,心中鄙俗難去。
  打虎未必星期五
  【概要】這兩天中紀委的專題片《作風建設一直在路上》熱播,其中有一集提到“打老虎”具有“星期五效應”的時間規律。
  【老鬼說】上個星期五,又一個大老虎落網了。誰呢?是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王敏。
  為了驗證“周五打老虎”這個說法,我特意請欄目編輯盤點了一下,結果發現還真是這樣。我覺得,其實真未必要等在周五。我們是希望把那些違法亂紀的貪官,老虎啊、蒼蠅啊,有一個發現一個,儘早地把他們都打掉,消滅掉。打得好,打得準,打到老百姓心坎上,深更半夜也會有關註度的啊!
  我們恨不得一夜之間,一覺醒來就把這些腐敗分子,把這些老虎、蒼蠅都給打光了。當然了,我們也知道,就像王岐山書記所說的那樣,這反腐鬥爭永遠在路上。反腐敗打老虎這是一個漫長而艱巨的過程,它得按照程序,按照步驟,嚴格地一步一步來進行。你得把這些貪官污吏的犯罪事實,落實清楚,把他們的犯罪證據掌握確鑿,把案件辦成鐵案。這個要講證據,未必要“趕周五”。只要這個案情一查實了,那就應該迅速公佈,及時打擊。也不在乎什麼星期五,星期一、二、三、四都可以啊。從我們老百姓的角度來說,只要查處及時,天天都是星期五才好呢。當然了,我們老百姓最期盼的,是真正到了風清氣正,官場清明,官員廉潔的那一天,即使到了星期五那也打不出什麼老虎來,才最讓人高興呢。  (原標題:執法不公這個“違建”更要趕緊拆)
創作者介紹

Mraz

reztr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