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訪談內容(下)*
—這樣的工作經驗,帶著"對著自己的音樂"的感覺工作,是頭一次麼?
__HIDE:是啊。所以唱完了回到休息室還是一直不能平靜下來,還有很多idea在源源不絕地湧出來。因為明白在歌曲中是傳遞自己的心聲,所以可以隨心使用自己的聲音,所謂的有沒有投入是沒有必要講究的。所以可以不考慮這個,單單考慮節奏和速度。"這樣不好"那樣的部分,馬上換掉。(VOCAL部分)是用自己的身體作樂器,我很清楚這一點,從審視自己的角度看,拼命做才好。因此,也有反對稻 田 先生的建議,也有自己和自己打架的時候。我基本上屬於不成器的人吧,有好玩的事情,也有難做的事情。—HIDE的歌聲,在"HIDE的部屋"裏的發聲給我的印象頗深。HIDE:(笑):是麼?—恩,所以,聽了專輯,印象大為改觀,"真是能發出各種聲音的人啊",我覺得。HIDE:結果怎樣呢?—不是有意識地選擇的麼?HIDE:唱出來的聲音就是這樣的。在以前的4首單曲裏,"這樣的聲音"怎麼也是吃老本的,不是麼??歌?唱歌以前,歌詞也大致上寫好了。我覺得我是按照那個曲子已經有了的大致輪廓去唱.而且,沒有樂隊,只有我一個人做,有好處也有壞處。—歌詞是在寫曲子的哪個階段寫的呢?HIDE:不是想好要寫什麼什麼,而是先擬好一個大致標題,然後放好話筒,拿著吉他彈琴,唱歌。然後漸漸地就進入了樂隊錄小樣的階段。要是想得到歌詞就唱詞,要是想不出來那就先哼哼,那樣子反復個3, 4遍之後,就自我轉換角色,以製作人的身份去聽它。但是最早寫出的歌詞大部分都會漸漸衍生變形然後派生…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就什麼都不做,不是做不出來而是寫不出來。這次的歌詞寫的就是"不能無中生有"的意思。—為什麼呢?HIDE:不是自己的SOLO專輯麼?不是自己的概念麼?《HIDE YOUR FACE》是以自己名字作為標題的專輯,其他比如說《JEALOUSY》之類,怎麼也是有個中心的,要圍繞著這個中心才好。但是,只圍繞著我為中心的話,是寫不出那麼多的。我又是作曲又是唱又是彈琴,所以靈感來了就寫。一天基本用30分鐘,要是那天曲子啊,LOOP啊,歌詞都寫不出來的話,那天就不做了。基本上是這樣一個情況。—等待靈感來臨的類型啊!HIDE:是啊,所以平時就什麼都不做了。—反復深入思考,沉澱這樣的事情?HIDE:完全不做。每天在同一間房間裏做事情,沒有什麼刺激的事情。因此,把平時積累的東西寫出來也有寫不出來的事情。當中也有隨便寫寫作出來的曲子。但是沒有收入專輯,我把它叫做《SLUMP》。歌詞也不是從一個樂句動機。為避免重蹈覆轍,也錄了音。討論的時候也給人家聽了。我是那種平時的精神狀態平穩,但是只有在有起伏波動的時候才寫得出東西的人。比如說突然想起好的電影…但是這次的專輯都是在低落的時候寫出來的。歌詞最初都是從低落的情緒出發的,我想"那從悲觀開始的,不行啊,不能有點快樂的東西麼?" "悲觀可不好!我真不好!"這樣。"已經29歲了,不能再這樣了,一定要平靜啊!"。也該寫寫什麼很快樂的事情啊,戀愛的事情,還有積極的東西。在遠離LA市中心的可以放10張榻榻米這麼大的房間裏,即使只有二人工作,這樣的話還是說不出來。—(笑)說了"已經29歲了"這樣的話,是意識到了你與社會的關係了麼?HIDE:說歸說,還是沒有沒有意識到呢。但是,沒有"還是有點不想成為大人。"這樣的想法哦。但"在LIVE時能夠肯定自己"這可是真的。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就是在LIVE上才能肯定自己的存在。這是真也好是假也好。是事實,不是麼?比如說,"唱片賣得很好"之類間接的成果是對做唱片的人的肯定,但是LIVE是直接的證明。想著"活著真好!",很簡單就能夠感到這種"存在"的意識。—從觀眾的角度來看也是這樣呢。對了,發單曲的時候,作曲請來了森雪之丞先生吧,這件事情的經過是怎樣的呢?HIDE:是個好人,為我的歌寫了好詞。我是非常贊成請外援寫歌詞的。那是在全新的狀態下,想找些刺激。所以想要人介紹些作曲家作詞家。大家都說好的,是森雪之丞先生。後來碰到了他,聽說我小時候聽的VOWWOW專輯——A面是全英文,B面是全日文,那B面日語歌詞的部分都是由他擔當的,我吃了一驚。VOWWOW裏所謂"不倫不類"我覺得歌詞很出類拔萃呢。明白的人自然明白。極端的例子比如說:"白的黑" "方的圓"…當然,這是沒法言說的。(笑)那種感覺是"就是這樣啊,就是這樣啊"才能來表達這樣的感覺的人,所以覺得"恩,要是是這個人,應該行吧!"於是拿出那時正好在做的《EYES LOVE YOU》的小樣,一起拜託他幫我寫歌詞。最初有時也有抵觸情緒的氣話,那時候想,過了這個時間就好了呢。現在雖然想不起來了,但是他說過"要做歌手的話,一定要出類拔萃啊"。我也想過,我不過是個玩搖滾的。說了"我不會唱歌",回到家想到"我為什麼不能唱呢?"接下去就會想到,"我不過是搖滾界的兄長,抱著古裏古怪的搖滾的概念。太狹窄了!"—從和森雪之丞先生的工作中,受到什麼影響麼?HIDE:恩,說到這個,我覺得歌手要是沒有自己在做"搖滾"的意識可不行。我想要把人性的部分唱出來。他說要踏實地站在"我已經被搖滾滲透了"的基石上,唱出人間的歌。雖然沒有那麼難,但是的確這麼想。因此,很想直率地去做。就是在這個部分,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所謂"搖滾意識",遊戲的那一面是怎樣的呢?HIDE:作曲的時候,反而深刻地意識到這是"搖滾",很怪吧?—不可思議。HIDE:但是,不是說"歌是誰都可以唱的"麼?但是歌曲只是加入了搖滾的成分,這就是我的風格。還是只聽得到搖滾風格的東西。音樂有很多風格,我擅長的我想就是搖滾了吧。"啊,是搖滾啊"這樣的話,和"啊,充滿殺氣啊"是同樣的意思。
—HIDE覺得有"搖滾感"的是?HIDE:覺得背脊都發冷之類。因為我覺得搖滾也是音樂的一種。所謂"搖滾"這種說法我雖然不知道它的來源,對我來說"搖滾"與"張力"是同樣的意思。"啊,是搖滾啊!"這一句話,是和"有張力"同樣的意思。和市面上搖滾雜誌所指的"搖滾",是有點不同的。要是不說明這一點,就會令人費解了。—(笑)0121發行的《DICE》是從ALBUM裏出來的以SINGLE CUT的形式發行的吧?HIDE:NEW SINGLE。恩。是SINGLE CUT。
—選擇這首曲子的經過是怎樣的呢?HIDE:說到發行SINGLE,我和周圍的人研究著。大家都說這首曲子比較好。單曲這種事情,要是不讓很多人聽的話就沒有意思了。要讓二話不說就買專輯的人以外的人買我的單曲,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專輯就要讓人覺得,啊這是專輯,SINGLE也是類似,作為名片一般能夠遞出比較好,我覺得DICE比較適合,周圍的人也這麼說。

 

.
創作者介紹

Mraz

reztr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