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中國,處在一個兩極分化時代。貧富差距巨大,財富兩極分化;女人也是兩極分化。
  據《華商報》4月21日報道,陝西省柞水縣營盤鎮東北部的楊四廟村,是個名聲在外的“光棍村”。地域總面積26.7平方公里,是流經陝南的乾佑河(古稱柞水)的源頭,是一個“九山半水半分田”的高寒山村。全村共轄2個村民小組,93戶270人,由於村子偏僻,村民貧窮且缺乏文化技能,其中到了結婚年齡卻找不到對象或喪偶、媳婦與他人私奔的單身漢就有38人,接近全村成年男性人數的四成。
  不過,這樣的村子也許有些極為特例,找不到老婆的原因也有很多。但是在今天的社會,關於女人的“兩極分化”,還真是個問題。
  一方面窮人找不到老婆,或是找到了也比較困難;另一方面權貴人士,包括一部分官員、富人,不僅有老婆,還有大把大把的情婦、二奶、小三等等,可以“享用”。
  這些年來,關於貪官的情婦問題,可以說是“十貪九色”。剛剛落馬的宋林、申維辰就被媒體報道存在包養情婦問題。《山西晚報》前記者李建軍日前爆料指,宋林除了任職瑞銀投行部中國團隊的楊某外,在香港還有一名模特兒出身的情婦。李稱,他曾經跟蹤過宋林座駕,發現宋林另一名情婦,宋林安排至少有三個人為她服務,包括一名從華潤退休的司機。
  而申維辰被指“賣了許多地,拍了一部戲,睡了一群女人”,著實令人驚心。郭永祥也被指“道德敗壞”,牽扯到與女性的不正當關係。
  近些年來,一些落馬高官與情婦的典型不斷出現:中央編譯局原局長衣俊卿,“因為生活作風問題”落馬。衣俊卿情婦為陝西師範大學原副教授常艷,2012年12月曾在網上實名發表12萬字長文《一朝忽覺京夢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詳細敘述2人情史。
  原鐵道部副總工程師兼運輸局局長張曙光的情婦是原鐵路文工團歌唱演員羅菲。原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的情婦是曾在廣州市公安局工作過的李沙娜。天津檢察院原檢察長李寶金的情婦王小毛因犯受賄罪、偷稅罪,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6年。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因受賄被一審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其情婦為徐福英。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克傑以受賄罪被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情婦李平也被判無期徒刑。
  1995年,33歲的李薇認識併成為雲南省長李嘉廷的情婦,李嘉廷案發後,李薇又成為時任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的情婦,後經陳同海介紹轉讓給山東省委原副書記兼青島市委原書記杜世成,同杜之間亦建立親密關係,並由此滲入青島地產界。
  與此同時,還有一些官員的“性醜聞”不斷被曝光,雷政富、上海法官等等的“艷照門”、“開房視頻”不斷被放到公眾面前,屢屢挑戰公眾的承受極限,嚴重損害了黨和政府的形象與威信。
  而在社會層面,大量的富人包養情婦、二奶、小三,基本成為定律,甚至於與正室夫人相安無事。如果說官員的魔力是“權”的話,那麼富人的魔力就是“錢”,而無論是權也好,還是錢也好,最終都是落到了享受上。
  另一個令人揪心的事實在於,一部分出身窮苦的女人,行走在社會的邊緣,甚至於步入紅塵,以東莞為代表的掃黃行動,有多少女子出賣青春、出賣尊嚴。
  與此相對應的是,數以億計的農民工遠離家鄉,別離妻兒,隻身來到城市打拼,屋無片瓦,與“市”隔膜,他們連基本的性生活也遭遇無比的尷尬,得不到保障。而往往還要擔心遠在農村的妻子,是不是有遭到侵犯的危險。
  除了個人個體存在的差異之外,制度方面所導致的財富差距不斷在拉大,權利與尊嚴也就不斷在拉大,而當一些基本的東西也無法保障的時候,這個社會的對抗與斷裂,有多麼可怕,是可想而知的。一方面是權貴的醉生夢死、紙醉金迷;另一方面是窮人的生不如死、垂死掙扎。一方面是窮人為找個老婆發愁,甚至為有了老婆而擔憂;另一方面是權貴情婦、女人遍地,甚至為如何擺平情婦而發愁。
  關於夢想,關於幸福,關於尊嚴,體現在每一個人的身上。縮小那些誇張的差距,回歸基本的正常,亟待一個公平正義的制度,讓每一個人可以為夢想而奮鬥,有出彩的機會。
  文/碧翰烽  (原標題:陝西光棍村的媳婦與宋林們的情婦)
創作者介紹

Mraz

reztr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